城事 citything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城事 > 过敏人群呼吁: 能不能帮我们除除这些杂草

头条

营销与经营深度一体,巨量引擎助力品牌撬动全渠道增长 营销与经营深度一体,巨量引擎助力品牌撬动全渠道增长

过去十年,中国企业在数字营销上的投入快速增长。根据eMarketer的数据,2023年国内数字广告的投入将达到...

  • 大兴分局举办第九届南城卫士 年度评审会

    为深入学习贯彻落实党的二十大精神,扎实开展主题教育,进一步深化“转作风、办实事、树形象”主题实践活动,牢固树立“守好首都南大门关键在我”的工作理念,切实履行好“两山哨兵之前哨、红墙卫士之前卫”的职责...

产经

北京:有序放开快递、装修、房屋中介、家政人员等进小区 北京:有序放开快递、装修、房屋中介、家政人员等...

北京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第五十四次会议暨首都严格进京管理联防联控协调机制第二十一次会议召开。

城事

中科曙光拜访最高人民检察院 共商智慧检务发展 中科曙光拜访最高人民检察院 共商智慧检务发展

近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张雪樵会见了中科曙光总裁历军,并就共同推动检察院信息化建设,助力智慧...

过敏人群呼吁: 能不能帮我们除除这些杂草

发布时间:2023/09/15 城事 浏览:390

“太难受了,每年到这会儿都会犯鼻炎,现在鼻子里全是血痂,又疼又痒”“这两天经常连续打十几个喷嚏,打完喷嚏整个人都缺氧了”“起了一身荨麻疹,一查原来是蒿草过敏”……近来,过敏人群的日子可真不好过。不少过敏者表示,致使他们过敏的元凶正是生活中常见的几种草。饱受致敏花粉所害的他们呼吁:能不能帮我们除除这些杂草?

致敏花粉来自常见杂草

下午3点,世纪坛医院变态反应科候诊区坐了一些花粉过敏的患者,咳嗽、擤鼻涕、清嗓子的声音不时传来。“每到这个季节就会不舒服,今年最严重,鼻子痒、嗓子痒、眼睛痒,揉得眼睛里都是血丝,不停打喷嚏,太痛苦了!”一名花粉过敏的患者说。另一位患者表示,自己原以为是感冒了,吃了好多药迟迟没好才来医院就诊,结果发现竟然是过敏。她提到,不知道在哪里遇到了花粉,甚至不分室内室外都会有症状。

根据市气象服务中心发布的信息,近期北京地区以灰灰菜为代表的藜科和以艾蒿、黄花蒿为代表的菊科蒿属花粉逐渐进入散粉高发期。这两类植物均为夏秋季致敏花粉三大来源,大量散粉将导致花粉过敏风险等级高,预计超过一半的过敏患者会出现症状。近期本市花粉浓度统计显示,上述几类植物占比非常高。比如,市气象服务中心和北京同仁医院9月7日联合发布的花粉监测预报显示:9月6日本市花粉浓度监测结果为538粒/千平方毫米,浓度很高;藜科花粉浓度164粒/千平方毫米,菊科蒿属154粒/千平方毫米,葎草属8粒/千平方毫米。

蒿草、葎草、藜科植物究竟是些什么草?实际上,这些植物在城市中很常见,它们的样子或者俗名不少人都十分熟悉,比如,拉拉秧的学名就是葎草,灰灰菜则是一种特别常见的藜科植物。

闲置荒地长满致敏植物

这些藜科、菊科蒿属、葎草植物真的有这么多吗?记者展开了探访调查。

根据网友提供的线索,记者来到了望京方恒购物中心附近的一处空地。这块宽阔的空地被望京街、阜通东大街、阜安东路等道路隔开,四周都是围墙。远远望去,里面的荒地杂草丛生;走近围墙,一股类似蒿草的味道扑鼻而来。透过铁门缝隙,记者看到了大量灰灰菜,很多拉拉秧更是已经沿着墙头长到了外边。

邻近阜通东大街的围墙外,同样生长着很多杂草,其中还有另一大花粉源头植物——豚草。天通北苑以北,立汤路东侧,也有这样一片被围墙围起来的荒地。记者从墙头和铁门的缝隙中看到,大量大籽蒿、灰灰菜生长于此,墙上还爬着大面积的葎草。

在瀛海地铁站附近,一片攀爬在栏杆上的植物吸引了记者注意。这片植物远看犹如一面绿墙,目测有十几米长,记者通过识花草软件辨别,正是葎草。这种葎草在一些社区公园的围墙上也很常见。

曾在浙江中医药大学学习中药学专业的刘考铧对致敏类植物颇有研究,他表示,蒿草和豚草分布范围广泛,大多生长在道路两旁、荒坡、旷野等地;环境适应能力和繁殖能力强,种子量大且轻,传播速度极快。当下正值蒿草和豚草类植物的花期,此类植物的花粉为致敏花粉,容易引起花粉症。

恶性杂草点位难确定

随着越来越多的市民对“过敏”有了更为深入的认识,通过前往医疗机构检测过敏原,蒿草等草类过敏被人们重视起来。对于某类东西过敏,首先要做的就是避免接触过敏原。但城市之中,杂草无处不在,为避免接触过敏原,不少市民通过向12345热线反映等方式,求助相关部门清除致敏“元凶”。

网友静子家住通州,小区周边的公园里长着很多蒿草。从8月底开始,她出现了蒿草过敏的症状,整日咳嗽流涕,无法入眠,无法忍受的她致电12345热线反映情况。12345热线很快与绿化部门对接,那片蒿草得到了清理。“最近我还发现通州六环附近这块区域都在除草。”住在南五环外的网友yiki近期也发现了很多葎草,这使她非常警惕。yiki家的孩子是葎草6级过敏,去年差点因过敏引发哮喘,通过向12345热线反映,绿化部门及时对她家附近的葎草进行了清理。

那么,这些植物能否提前清除呢?记者咨询了市园林绿化局。工作人员表示,北京在防沙治沙工程中从未栽植蒿草、豚草、藜科、葎草等沙地类植物,这些植物的来源应是飘来的种子落地生根,因此园林绿化部门难以确定具体点位。目前园林绿化部门对于乡土地被植物主要采取修剪的方式,合理控制其高度和密度,避免自由蔓延;对于藜属及蒿草等恶性杂草,采取拔除方式,即现即除。同时,各区绿化部门加大恶性杂草巡查检查力度,及时发现,快速处置,最大限度减少杂草危害。

姓 名:
邮箱
留 言: